普通话和满语有什么关系?普通话是满语变过来的吗?

  普通话和满语有什么关系?普通话是满语变过来的吗?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。

  我国地域辽阔,各地方言差异很大,有些方言之间的差异甚至超过了欧洲一些语言之间的差异(当然,这里说的都是汉语方言,没说少数民族语言)。但无论是说官话的,说吴语的,说粤语的,说赣语的,都对这些话是属于“汉语”都没有争议,这其中汉字的功劳很大。无论方言之间差异多大,汉语的书面语则是高度统一的(当然,以粤语,吴语等的发音写出的文字也有,但这种都认为很不正规,即使是在极为特殊的香港地区,官用公文也不使用粤语书面语)。除了汉字外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——汉语是有标准语的。

image.png

  那是自然,一个大一统的国家,语言不统一怎么行呢,我国现在通行的语言是什么呢?都知道,是普通话——一种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,以北方话为基础,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语言。

  但网上一直也流传这么一种说法——现在我们所说的普通话口音,其实是源于清代满族人说的不标准的汉语,那么这种说法是真的吗?

  要说到这个,咱们就要说说普通话的历史了,先给大家介绍一个英文(或者说是欧洲语言)词吧——mandarin。

  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?意思是官话,现在也指的是普通话。这本是葡萄牙人对明朝官员的称呼,最早见于16世纪初期的文献。葡萄牙人借用了马来语menteri一词,意为官员,而马来语menteri一词则源自梵文的mantrin。英语Mandarin Chinese指的也是Mandarin(朝廷官僚)使用的汉语。

  也就是说,西方人对于汉语的标准语的判断就是——朝廷官僚所使用的语言,所以这种语言也叫“官话”。现在“官话”是汉语中最大的一种方言,普通话(北京话)就是官话的一种。

image.png

  怎么判断是不是官话呢?这其实也比较简单,你让一个只懂普通话的人听一听,如果大致能听懂,那就是官话,比如河南话(中原官话),四川话(西南官话);如果基本听不懂,那就不是官话,比如苏州话(吴语),南昌话(赣语),广州话(粤语)…

  我们现在用的普通话,其实就是北京官话,它的前身是明清官话中的北方官话,咱们来看看它的历史吧。

  先说说明朝。明朝继承元朝,即“壹以中原雅音为正”,但明朝的根基是在南方江淮地区,所以参照了江淮官话,最终形成南京官话为国家标准语音(明初首都就是在南京,但南京官话与现在南京话是否相同,学界仍有争议)。

image.png

  但永乐年间,明朝迁都北京,这不仅在政治上,在文化上也产生的重大影响。从南京移民之北京有四十万人,超过了北京人口,南京官话受以北京语音和北方话的腔调,逐渐产生含有北京声调的官话,作为国语正音的官话又再次分为南北两支。

  但文化的影响速度没那么快,此时的北京官话仍不成熟,通行范围主要在北京及周围地区的民间,地位较低,官场仍以南京官话为国语正音。

image.png

  注:插说一个有意思的知识,据说北京烤鸭也和这一波南京移民有关,南京人不是很爱吃鸭子嘛,所以…

  明清两代来华的西方传教士所流行的中国话,基本上是以南京官话为标准的南方官话,周边国家也是如此,比如日本从江户时代到明治时期所教的中国语都是南京官话。

  当然,毫无疑问,明朝的官话和满语、满族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那咱再说说清朝的情况,清朝统治者虽然很注重汉化,以求融入中原王朝,但也有一种民族本位思想,所以对满人也采取了一种文化保护的政策,满语满服都很重视。但毕竟大环境没有这种文化的市场,所以满语逐渐式微,旗人改说汉语成为一种趋势,一开始可能也说得不太标准。

  那么,普通话是不是这种蹩脚汉语呢?

  说结论吧,可能性很小。这个判断其实很容易,现在的满语虽然濒临灭绝几乎没人使用,但毕竟还没有完全灭绝,会说的人还是有一些的,从音韵学的角度来说,满语和汉话毫无联系,这完全是不同体系的语言,发音更是没有任何相似点。这一点很多专家都已经研究过。

image.png

  而从历史上来分析,满族口音影响北京话的可能性也不大,满族人数太少了,而且相当长一段时间多住在满城,和汉人交流有限(满清入关后,驱离紫禁城周围十里的汉人,由满人居住,形成内城与外城。在内城中,使用满语,而外城仍然使用明朝末年北京官话)。你去听听北京附近地区的方言吧,比如天津话,这些语言自然不可能受到满族口音太大影响,看看是不是完全没压力就能听懂(天津话代表:贫嘛贫)。

  咱说说清朝的官方语言吧,清初仍使用南京官话的腔调,不过后来,北方腔调官话的影响逐渐扩大。清中叶以后,北方官话逐渐取代南京官话取得主流的地位,这也是后来北京话成为汉民族标准语的开始。

image.png

  其实中国历代都有关于汉语发音的书的,语言学家林焘的《北京官话溯源》一文中指出:明朝后期使用的北京话,已与今日北京话相差不远。且明朝万历年间北京人徐温所著的《重订司马温公等韵图经》中,没有收录入声,但新增了儿化音,可见当时北京官话中,入声已经消失、儿化音已经出现。这些都和满人口音没有关系。

  那满语对汉语有没有影响呢?有,但很有限,仅限于极少数词语,比如萨其马;而且,语言学界公认:满语受汉语的影响,比汉语受满语的影响要大得多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
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